主页  >>  奥克体彩澳客彩票旧版下载彩宝彩票大额提现  >>  正文内容

湖北十堰警方破22年前拐卖案 一家三口跪地痛哭
2018-05-04

  22年里,陈珍本来可以陪伴着儿子慢慢长大,享受平凡的天伦之乐,但这一切,都因为儿子被拐卖发生了改变。

  22年里,湖北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他们没有忘记这个案子,终于在今年5月3日上午,将陈珍被拐走22年的儿子送到了她面前。

  22年,8000余天,对于陈珍夫妇来说,失子之痛以及漫长的寻找在他们心里已积郁成疾。5月3日上午,当这对寻找儿子22年的夫妇在茅箭区公安分局大门口见到儿子的那一刻,一家三口跪地抱头痛哭。

  5月2日下午2时,陈珍的手机突然响起,号码很熟悉,是茅箭公安局刑侦大队武当中队中队长遇保池的电话,这几天,她一直盼着遇保池的电话,因为遇保池告诉她,她被拐22年的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

  陈珍迫不及待接起电话,遇保池告诉她,5月3日上午9时到茅箭公安局接儿子回家。挂了电话,陈珍高兴极了,随后她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所有的亲朋好友。

  “从昨天到现在,我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下午时盼着早点天黑,天黑后又盼着早点天亮。”3日中午,在将儿子接回家后,陈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一晚上我基本上都没睡着,我一直在设想着和儿子见面时的情景,心里冒出了上千个问题……”

  其实,近段时间以来,陈珍一直处在一种激动状态,尤其是4月中旬,在遇保池告诉她警方已经找到了她被拐22年的儿子的那一刻,她激动得连续三晚没睡着。

  5月3日早上5时,天一亮,陈珍就起来准备了,9时准时赶到茅箭公安局大门口。和陈珍一起接儿子回家的还有其丈夫李明朝以及宝贝回家、卡车兄弟的志愿者们,他们也都为陈珍夫妇感到高兴。

  上午10时,当儿子鹏鹏在遇保池的带领下走到她面前的一刹那,陈珍和丈夫一把抱着儿子号啕大哭。“这几年你跑哪去了啊?”、“你知道我们多想你吗?”陈珍抱着儿子的哭诉让在场的每一位都忍不住掉泪。李明朝“扑通”一下跪在儿子面前,满脸泪痕,鹏鹏和陈珍见状也跪在地上,一家三人紧紧拥抱着抱头痛哭,最后民警将这一家三口拉起来。

  失子之痛以及漫长的寻找在陈珍的心里积郁成疾,直到昨天才解开:儿子鹏鹏找到了,回家了。儿子“是被人拐走的”,那时鹏鹏才4岁。

  户籍在河南淅川的陈珍夫妇在武当路宝石水泥厂上班,1996年12月15日,这个日子陈珍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下午,丈夫把4岁的鹏鹏带到厂里玩。“当时我在旁边干活,工友杨某给我递了一支烟,说带我儿子鹏鹏出去玩一会,我没多想就随口答应了。其实我并不认识他,只是在一个厂里上班,面熟而已。”回想起当年的事情,李明朝一脸懊悔。

  李明朝清楚地记得,杨某是下午3点把儿子带走的。下午5点半,李明朝下班回家,没见到儿子。后来有同事告诉他,杨某说带鹏鹏去火车站附近的录像厅看录像。

  “我问丈夫,儿子去哪儿了?他说同事带出去玩了,以为同事把儿子送回家了。我一听,觉得儿子可能被拐走了。”陈珍立马跑到杨某的住处,发现杨某不在家。

  陈珍到火车站候车室以及附近录像厅寻找,没有发现儿子和杨某的身影。“我又去了三堰客运站,还是没找到,晚上8点多,我才报警。”陈珍说,后经警方侦查,确认是杨某把儿子拐卖了。

  “我们去杨某的老家郧阳区胡家营镇白塔村打听,去了无数次,一直没打听出个结果。”陈珍说:“后来听人说有一个专门找小孩的网站——宝贝回家,就让人帮我注册了一个账号,在上面发信息找儿子。”

  为了方便上网,陈珍买了一部智能手机,还学着玩微信。她把微信的头像设为儿子的照片,昵称是“一生有你”。

  为了找儿子,李明朝和妻子去河南新乡、河北邯郸、山西运城等地,把积蓄花完了,但孩子却始终没找到。

  鹏鹏还有个弟弟,比他小3岁。2014年11月,鹏鹏的弟弟骑摩托车出事故身亡。这让一直怀有丢子之痛的陈珍夫妇寻找大儿子鹏鹏的心愿越来越强烈。

  十几年来,厂里的老工友早已搬出了低矮、潮湿的砖瓦房,李明朝、陈珍夫妇却依然住在那里。多年来,家里未添置任何像样的电器,唯一的电视也没有安装闭路线。“没钱买新房,也不敢搬家,万一儿子回来找我们呢?”陈珍和丈夫经常坐在门前,期盼着儿子有一天能回来,“我的手机号用了十几年都没换过,万一错过了孩子的信息,我要后悔一辈子。”

  “案件终于有眉目了”,这让当年刚加入茅箭刑侦大队现今任教导员的张小平激动不已,回忆起当年的破案经过,张小平仍记忆犹新,当年的那个案件就像一座大山一直压在民警的身上,大家都希望能早日破案,但案子的主要嫌疑人落网后,孩子仍是下落不明。

  据杨某交代,案发当天下午3时,他和杨某某将鹏鹏以带出去玩为由拐走,带到河北邯郸峰峰矿区义井镇二社村,以6600元卖给当地一名姓孔的居民,此后对孩子下落一无所知。

  2010年10月28日,在多名工友以及全国“打拐”专项行动督查线索等证据证明下,茅箭区人民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杨某8年有期徒刑。

  杨某入狱后,茅箭刑侦大队民警根据其供述的地址前往寻找,却没有查到孩子的信息。“杨某交代卖孩子的地方是峰峰矿区义井镇二社村,但是这里村子的建筑一排排几乎一模一样,后来我们带杨某到现场查找,但时隔多年后他也认不出来具体是哪一家买的孩子。”尽管如此,张小平却坚信,终究会找到孩子的,一定让他们一家团圆。

  时间一年一年流逝,寻找鹏鹏的努力在茅箭刑侦大队一茬茬民警手中都未曾放弃,“民警虽然换了,但只要孩子一天没找到,这个专案组就不撤。”一年前,现任刑侦大队大队长罗平把任务交给了武当中队中队长遇保池,要求他一定要穷尽一切办法找到这个孩子。

  遇保池接到任务后,决定从两个方面入手进行调查,一方面顺着杨某的线索寻找买孩子的下家,一方面在划定的河北邯郸区域内,对有鹏鹏疑嫌的1万多名对象中开展DNA筛查对比。由于时间久远,再加上筛查中的巨大工作量,遇保池和同事们大约有半年的时间里都奔走在河北、广东、上海、深圳等地。为了早日找到鹏鹏,他们在2018年春节都没有回家,一直守在峰峰矿区义井镇,希望可以趁着春节亲人团聚的机找到关键线索。

  拐走时只有4岁,现在会变成什么样的?民警们为了更便于找寻鹏鹏,找到了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物证鉴定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国际刑事科学法庭画像专家林宇辉。林宇辉曾“奋斗”两晚给美方提供了“章莹颖失踪案”嫌疑犯的模拟画像。他用当时仅存的两张鹏鹏3岁时的照片,模拟画出了22年以后鹏鹏的画像,然后民警再拿着这些画像进行比对寻访(在找到鹏鹏后,林宇辉画的像与现在鹏鹏的画像相似度达到了80%以上)。拿到这些画像后,民警又赶到河北邯郸峰峰矿区义井镇二社村附近的村庄遍贴悬赏通告,将悬赏金由3万元提升到5万元进行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案件终于在四月初有了转机,专案民警在深圳一家工厂里,将隐姓埋名的杨某某抓获,在杨某某的供认下,民警已找到了买孩子的孔某,可惜的是,当民警赶到孔某家时,孔某早已去世多年,这条线断了,但另外一条线索却传来了让民警振奋的消息,DNA比对中,发现河北省武安市26岁的青年小刘与李明朝、陈珍夫妇有亲缘关系。

  为确保比对万无一失,十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DNA室主任罗银洲经过多次试验,最终确定,河北省武安市的小刘就是李明朝、陈珍夫妇的儿子。至此,这个十堰市跨时最长的拐卖案成功告破。

  5月3日上午,当李明朝和陈珍夫妇在检验报告书上签字时,拿着笔的手一直在抖,22年的心结在那一刻解了。

  在随后的座谈会上,陈珍一直拉着儿子鹏鹏的手,仔仔细细地把儿子看了一遍又一遍。“你们看,他眉骨上有个印,是两岁时摔跤留下的。”摸着儿子的额头,陈珍笑呵呵地对大家说。

  “不管怎么样,我心里的结总算是解开了。”李明朝和陈珍夫妇提前一天就在武当路订了一家酒店,中午,他们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叫去了。“我一直相信儿子一定还活着,4年前我估摸着儿子应该结婚了,就给儿媳准备好了金项链。”席间,陈珍拿出了这条4年前就买好的金项链送给儿子。

  在得知儿子鹏鹏已经结婚生女生活很幸福后,陈珍也为自己当上奶奶高兴。“我想我的儿媳妇、孙女都回来,一家人团圆,多好。”不过,陈珍也表示不会强留儿子在身边。

  “他在河北工作得很好,我们不会强求他来十堰,只是希望他多回来走动。”陈珍夫妇明白,鹏鹏与养父母一家已有了22年感情,这一点是无法割舍的,虽然养母亲早已去世。“如果将来他想来十堰发展,我就全力支持他。”

  而鹏鹏也表示,虽然自己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还有亲生父母,但事实证实后,他将像对待养父一样对待亲生父母,赡养好他们。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